亚洲杯展现亚洲足坛新局面国足需调低世界杯出线预期

北京时间昨夜今晨,东道主卡塔尔队在第18届亚洲杯决赛以3比1击败约旦队,捧起冠军奖杯。

这样,卡塔尔也成为亚洲杯历史上继韩国、伊朗、沙特和日本后第5支实现卫冕队伍。

纵观本届亚洲杯,西亚球队优势明显,成绩上完爆东亚球队,而亚洲足坛也出现了新变化。

本届亚洲杯是正赛扩军为24队后的第二届比赛。与上一届相比,进入淘汰赛16强的西亚球队占了9支,这与西亚各队近年来的竞技水平提升迅速有关。

除了西亚球队强势,中亚和东南亚的球队也进步明显,塔吉克斯坦队、印尼队、叙利亚队和巴勒斯坦队均是首次晋级淘汰赛;越南队也在小组赛中两次洞穿日本队的球门;马来西亚队在小组赛对阵韩国队时甚至打进3球。

而进入淘汰赛后,一队净胜2球的场次不多,甚至1/8决赛有4场要靠点球决胜。

从本届亚洲杯的最终排名来看,日本、韩国、伊朗、沙特、澳大利亚、卡塔尔这6队依然占据“一流”地位,但亚洲二、三流球队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明显。

曾在中超执教的阿联酋队主教练保罗·本托对以塔吉克斯坦队为代表的多支“新军”的进步印象深刻:“他们在比赛中表现出了更接近现代足球战术要求的内容,球员的个人能力也丝毫不亚于亚洲传统强队。”

“中国足球现在全面落后,无论跟什么队踢,我们都没有任何优势,其他球队都在进步,只有我们在原地踏步。”国脚韦世豪如此说。

之所以创造了亚洲杯参赛史上的最差成绩,归根到底还是与过去20年中国足球在顶层设计、青训体系、职业联赛三板块做得不足有关。

国足在本届亚洲杯最终排名第18位。尽管2026年世界杯的亚洲区扩到8.5个出线名额,但国足假如不彻底换血,球员的个人技术和意识不能尽快提高,冲出亚洲依然是奢望。

至于上述顶层设计、青训体系、联赛建设等“老生常谈”的问题,中国足协首先要建立一套精细化的“专业”班子,这个班子需要有高度统一的目标性和凝聚力,并建立科学的监督机制。

参考本届亚洲杯众多进步明显的球队,他们也没有耗时太长,只要坚持一套稳定的青训体系,使用业务能力和事业心都强的教练员,4年一个周期内就能让人才产出有所起色。

职业联赛层面,当务之急是让更多的俱乐部存活下来,让更多职业球员有发展的机会。联赛竞技水平、联赛市场价值和国家队水平之间,需要精细运营,而不是“无效”的政策导向。

国足3月将在世预赛亚洲区36强赛两战新加坡队,一旦不能全取6分要想晋级18强赛的可能性就将变得十分渺茫。

本届亚洲杯的决赛由马宁担任主裁判,周飞、张铖担任助理裁判,傅明担任视频助理裁判。

这是中国裁判组首次执法亚洲杯决赛,也是继1984年和2004年(中国男足获得两次亚军)之后,再次有中国元素出现在亚洲杯决赛上。

以马宁或傅明为主裁、周飞与张铖为助理裁判的中国裁判组颇受亚足联官方好评。马宁在1/4决赛中和两名澳大利亚助理裁判共同完成了执法工作,这无疑为中国裁判组执法冠亚军决赛奠定了基础。

对马宁而言,在亚洲杯决赛中成为主裁判也算是一次“迟到的约会”。早在2018年在江苏进行的U23亚锦赛上,中国裁判就因客观因素与决赛擦肩。

时隔6年,马宁为首的中国裁判组终于“亮相”,充分展现出亚足联对中国裁判的执法能力的高度认可。